牛屁儿子的读书买卖

卖蛤蟆

我爸上高三的那一年晕了头,爱上了我妈,成绩一落千丈。我爷爷听到风声后,把我爸吊在树上抽了一顿。我爷爷本指望把我爸抽回到读书的正道上来,无奈我爸彻底被我妈迷住了心窍,他一把火烧掉课本和高考资料,和我妈私奔到北京打工去了。

私奔的结果是,我爸我妈还没到法定结婚年龄,就生下了我。

打了几年工,我爸吃尽了苦头也没能出人头地,才发现当初为了爱情而放弃高考,是多么可笑和可悲。当爱情落花流水,只剩下柴米油盐的时候,夫妻就成了冤家。我妈一听我爸因为没上大学而唉声叹气,就冷笑说:“哼,你就算考也未必考得上。”我爸和我妈看电视时,电视节目上的脑筋急转弯之类的东东,我爸几乎都能脱口说出答案,他因此自负为高智商的人。每当我妈质疑我爸能否考上大学时,我爸就冷冷地说:“你可以侮辱我的人格,不可以侮辱我的智商。”冷言冷语说多了,我妈就冷了心,跟着别人跑了。

我爸带着我回到了老家,把我培养成了神童和学霸。我爷爷说,我简直就是我爸的翻版,这让我的聪明有了深刻意义,我成了我爸的化身,我的优秀就等于我爸的优秀,我考上了大学就等于我爸考上了大学。

我爸把我塑造成了读书机器,任何可能影响我读书的事儿,都让我爸屏蔽了。高二那年寒假,我回家过年,不见爷爷奶奶上桌吃饭,我问我爸爷爷奶奶去哪了,才知道他们食物中毒,双双去世三个月了。我质问我爸,为什么不通知我回家奔丧,我爸说:“就算你回家来能让你爷爷死而复活,我也不能让你放下学习回家来。”我爸就是这样的人,所有可能影响我读书的障碍,全被他扫在一边。一般来说,当我听说爷爷奶奶死于非命的时候,我应该哭一场。可是,我哭不出来,甚至挤不出一滴眼泪,我也就没好意思说我爸冷血了。

请不要批评我的冷漠,我是穷人的孩子,为了考大学,我必须牺牲正常的喜怒哀乐。

当我成为全县高考文科状元,拿到北京大学的录取通知书,我和我爸都没有欣喜若狂。我爸的脸上甚至看不出如愿以偿的欣慰,他只是说:“我就是砸锅卖铁,也要让你读书读到底,你只管埋头读书,读完本科读硕士,读完硕士读博士。”

我没表态,只在心里叹息,砸锅卖铁能卖几个钱?学费猛于虎啊。

为了筹集我上大学的费用,我爸天天晚上出去捉蛤蟆。我爸是我们家乡第一个捉蛤蟆的人,蛤蟆很丑,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梦想,更让蛤蟆一族成了全人类鄙视的对象。可是,丑陋的蛤蟆,却是城里人酷爱的美食,这是我爸在城里打工几年的最大发现,从城里回来之后,他就开始以捉蛤蟆为业。漫山遍野的蛤蟆,养活了我们全家,也让我顺利成为学霸。我爸曾说:“只要蛤蟆不绝,我的路就走不绝。蛤蟆会绝吗?不可能,蛤蟆一次产子,几百几千啦!”

我爸没想到,他说过那话没几年,蛤蟆在我们家乡就成了珍稀动物,真的快要绝种了。在我爸的带领下,乡亲们全都学会了捉蛤蟆,日夜围剿,再加上滥用农药,蛤蟆急剧减少。到我考上大学的时候,蛤蟆已难觅踪迹。

可我爸除了捉蛤蟆,别无长技,为了筹集我的学费,他不得不把捉蛤蟆进行到底。

有一夜,我爸为了追捕一只难得一见的大蛤蟆,跌倒在两米多高的田坎下。两米多不算太高,却把我爸跌了个半死,送到医院抢救好几天,花光了我们家的全部家底,还是昏迷不醒。

卖名字

因为交不起医药费,县医院已给我爸停药了,碍于我高考状元的面子,医院怕影响不好,才没有把我爸扫地出门。这样耗下去,没什么意思,我宁愿穷死病死,也不愿意被人嫌弃而死。

正当我考虑要不要把我爸背回家等死的时候,一个企业家找到了我。

企业家慈眉善目,对我的孝心和才华赞叹不已。说完开场白,他问我:“下一步,你打算怎么办?”

我努力读书,是为我的亲人读的,我喜欢我的亲人因为我会读书而得意洋洋。如今,我爷爷奶奶已去世,我妈下落不明,我爸成了植物人,我读书还有什么意义呢?何况,我也读不成书了,第一,我交不起学费,甚至没有去北京的路费;第二,就算有好心人愿意资助我,我也不可能丢下我的植物人爸爸去读书。

下一步,我怎么办呢?我能解决所有学习上的难题,可现在,我心乱如麻,不知所措。我如实说:“我不知道。”

企业家又问:“你要你爸还是要读书?”

“如果可以选择的话,”我说,“我当然要我爸。”

企业家说:“你当然可以选择,如果你愿意的话,你可以卖掉你的名字,为你爸治病。”

“卖我的名字?”我知道企业家想干啥了,“我的名字能卖多少钱?”企业家叉开右手五根手指,在我面前晃动,“一口价,五十万。”

企业家的意思是,他买下我的名字给他儿子用,让他儿子顶着我的名字去上北京大学;他另外再给我一个名字和档案,让我去复读,明年再考。

卖掉我一文不值的名字,可以得五十万为我爸治病,还不耽误我读大学,晚读一年而已,我何乐而不为?我只考虑了三秒钟,就一口答应:“成交!”企业家“哦耶”一声,赞道:“状元郎就是聪明!”

这样的交易连协议都不用签,我交出自己的身份证、准考证、高中毕业证什么的,企业家当场就给了一张存有五十万元的银行卡,还顺手另给了我两万块钱,让我零花。

当天,我就把人事不省的爸爸转到了省城医院。

只是,我爸命太苦,转到省城医院的第三天,他就停止了呼吸。五十万元还没动,企业家给我的两万块零花钱只花了不到一半。

企业家得知我爸去世的消息,一脸沉痛,说:“孩子,你可以反悔,两万块钱我也不要了,你还给我五十万就行了。”

在我的印象里,企业家都有点狡诈阴险,此人却如此通情达理,顿时激起了我的男儿豪情,我说:“大丈夫一言九鼎,岂可出尔反尔?老板你放心,就算我明年考不上,也绝不反悔!”

我的仗义让企业家很感动,他一高兴又给了我三万块钱,说:“我就喜欢你这样有情有义的孩子,这三万块钱给你复读用。你考上大学后,我再另外给你学费,那五十万块钱,你千万别动,留着日后做创业基金。”

其实,我并不像我表现的那样仗义,我如此这般,主要是舍不得退回那五十万块钱。一个名字五十万,这种好运气不是说有就有的。

卖勇气

企业家为我准备了新的身份证以及相应的户籍资料,又为我联系好了复读的学校。走进那所中学的大门,又要重读高三时,我突然觉得很恶心很没意思。高考就像火葬场,已把我的青春烧得灰飞烟灭,我还能从灰烬中收拾我的青春,让它再燃烧一次吗?前面已经说过,我是为我的亲人而读书的,现在,我为谁读呢?失去了目标,我还能成为学霸吗?我前所未有地思念起我妈来。我必须找到我妈,哪怕只为了告诉她,她的儿子很牛屁,一个名字就卖了五十万。要是找不到我妈,这书,我就不读了。

二十年后,我顺着我爸我妈当年私奔的路线,来到了北京,找到了他们打工的那一家饭店。那是海淀区的一家小酒楼,叫做“双飞饭店”。我一声叹息,我爸我妈选择这里栖身,多半是因为这店名吧。饭店门口贴着一张红纸,写着“本店转让”,正是午饭时分,店里生意似乎还不错,为什么要转让呢?我走进店里,要了两个小菜,一瓶啤酒,慢慢吃,慢慢喝。

这是我第一次喝啤酒,有点晕乎有点兴奋,我喜欢这感觉,就一连喝了三瓶。

第三瓶啤酒快喝完的时候,饭店老板出来了。他从我身边走过,突然一愣,停住脚步,说:“小兄弟,我一定见过你!”

我放下酒杯,说:“大叔,你见过的一定是我爸,二十年前,他在这店里打过工。”

老板“哎呀呀”一拍掌,说:“你和你爸简直像一个模子铸出来的呀,当年你妈怀着你在店里端盘子晃来晃去的时候,我还好怕她一跤跌倒把你给跌出来。这一晃,你就成大帅哥了!”

那天中午,老板说了很多我爸和我妈的往事,又问我爸我妈如今可好。

我说:“我爸死了,我是出来找我妈的。”

老板长吁短叹,宣布免我的单,又送了我两瓶啤酒。

喝完五瓶啤酒,我成了“双飞饭店”的老板,我用二十万块钱把它盘下来了。我不知道二十万盘下此店是否值得,也不知道此店能不能赚钱,但我一想起我爸我妈曾在这里相濡以沫、我妈曾怀着我在这里晃来晃去,就觉得此地有一种神圣感。似乎有一种声音在命令我,我必须买下“双飞饭店”。

从企业家给我的卡里提取二十万现金时,我脑子里依稀晃过他不让我动此款的叮嘱,但我只是一笑置之。

读完大学,最风光的人是做老板,我这是一步到位,直接做老板呀!

为了保持“双飞饭店”的原汁原味,为了我妈有一天回来还能感觉到一丝丝当年的浪漫,我没对饭店做任何装修和改动,也没换师傅和服务员,我甚至没有擦一擦原老板的椅子,就直接坐上去,成了老板。

我做了二十天饭店老板,天天面带微笑在店里转来转去,但再也没有人突然盯住我说:“哎呀兄弟,我一定见过你!”

第二十一天下午,饭店厨房起火,服务员和客人一哄而出,我想找灭火器冲上去灭火,却找不到,只好眼睁睁看着大火吞噬我的福地。

好在,消防车来得及时,才没让火势进一步蔓延,殃及邻居;好在,无人伤亡,只有一个日本客人吓得心脏病发作,昏倒在店里,经我拖出施救后无大碍。

起火原因:电线老化、短路产生火花引燃排烟管上的油垢所致。作为饭店老板,我必须负全责。罚款加赔偿(赔偿那个被吓傻的日本客人),正好是我赔得起的数字,三十万。

原来,饭店存在消防隐患、必须尽快整改,老板怕麻烦才要转让饭店的。

卖聪明

卖掉饭店烧剩的东西,发完员工的工资,我只剩一个烧烤炉,我就推着烧炉烤去夜市烤羊肉串。白天不能烤羊肉串,我就坐公共汽车到处乱逛。

有一天,逛到北大时,我想起自己卖掉的名字,不由自主走了进去,走进了中文系原本属于我的教室。我并不是不讲江湖规矩的人,我只是想看看,那个买我名字的人,是个什么样的人。

那一节课上的是“《论语》选读”,我走进教室时,老教授正在点名,有些名字无人答应,有些明显是代人答应的。念到我卖掉的那个名字时,无人答应,当老教授第二次念到那个名字时,我答了一声“到”。我一直是个循规蹈矩的学生,不愿意买我名字的那个人无故旷课。

一节课只讲了一句“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”,许多同学听得打瞌睡,我倒觉得挺好玩,心里想,我只在晚上卖羊肉串,白天没事干,以后,就来这儿听课玩吧。

上完课我往外走时,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,说:“兄弟,请借一步说话。”

我们来到校外的一个小饭馆里,他告诉我他是某某某,正是我卖出的那个名字。我以为他知道我是谁了,正在心里斟酌如何告诉他,我只是顺便来听课玩玩,绝对没有其他意思。

却听他说:“你是来蹭课的吧?很想读大学是吧?”

原来,他并不知道我是谁。我点点头。

“我们来做个生意吧。”他说,“我们家什么都不缺,可我爸一定要逼着我读大学,我呢,最恨的就是读书。所以呢,我想请人帮我读书,你明白吧?”

我明白了,他爸买下我的名字,让他来读大学,他要买下我本人来帮他读大学。他不如他爸出手大方,但价钱还算公道,每个月五千块,寒暑假照付。

当初,我三秒钟卖出了自己的名字;现在,我又三秒钟答应了帮人读大学。

此时,开学已经十多天了,我问:“已经认识你的同学和老师要是疑惑你怎么换了一个人,我该如何回答?”他说:“这十多天我都是住宾馆,不认识几个人,要是有人问起,你就说我是你的替身好了。大学里,谁没有几个替身呀。”

于是,卖出名字一个多月后,我又叫回了自己的名字。我揣着自己的身份证,读着自己的书,只是,毕业后,我得把毕业文凭交给那个请我读书的人。

四年后,我大学毕业,想起我爸要我读书读到底的话,我又考上了硕士研究生。

四年大学让我明白了一些道理,比如,我终于明白,读书不是为任何人读的,而是为自己读的;我还明白,人不能卖弄聪明,更不能出卖自己辛苦读出来的文凭,那是在扇天下读书人的耳光。

我必须“毁约”,就给企业家的儿子发短信,说:“对不起,我就是卖给你名字的那个人,我收回了自己的名字,为自己读书而已。恕我食言,我不能把毕业文凭交给你了。这些年,你付给我的‘工资’,加上你代付的学费,总共二十八万,我都没动,我靠勤工俭学挣够了学费和生活费。你的二十八万,我稍后会打到你的卡上。令尊大人当年给我的五十五万,我也一定会连本带利还给他。”

企业家的儿子回复说:“你当初走进教室,我就知道你是谁了,所以,老师点名时我没答应。老师第二次点名你答应时,我就决定把你的名字还给你了。只怕你不一定接受,也不一定有钱读书,才找了个请你为我读书的借口。另外,我得感谢你为我挣了一百万。我和朋友打了一个赌,如果你毕业后把文凭交给我,我输给他一百万,反之,他输给我一百万。我和我爸没看错你,花在你身上的钱,是我们愿意花的,你还不还,什么时候还,都没关系。还有,我爸也认同我的做法,并让我转告你,欢迎你毕业后加盟我们公司。”

我现在明白,有钱人为什么有钱了,因为有理无理,他们都有钱赚啊。

好了,就说到这儿吧。我还要读书,还要去找我妈,我要告诉我妈,她儿子真的很牛屁,别人想买他的名字,多少钱他都没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