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抵对事对物都如此

最初我买了一双鞋子,每次蹭了一点灰我都会小心翼翼的拭去,后来时间稍微久了一点,就算被别人踩了一脚,我连头都懒得低了。大抵对事对物都如此,起初她皱一下眉头你都会心疼,后来她哭你也无所谓了。

😁  昨晚和朋友在家吃火锅,有个当厨子的哥们来得比较晚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