懒人怎么变勤快

很久很久以前,在爱尔兰这片美丽的土地上,人鬼共处,世代相传。

蓝色的大海簇拥着这座仅有一个山峰的罗兰岛,峰预上住着一个名叫弗韦尔的魔鬼巨人。他很爱罗兰岛,爱岛上的一草一木,每天清晨与夜晚,他都要巡视海岛两次;他从来不从农田和庄稼中行走,也从不让自己的脚踢到任何一间小木屋上,他是全岛的保护神。

一天黄昏,他兴致致勃勃地出来蹓跶蹓跶,粗笨的大脚在农田行间小心翼翼地走着,他丝毫也不敢怠慢,就怕会踩坏庄稼。

“哈哈!”他突然发现前方有一大片野草,于是一双大脚痛痛快快地踩了上去,心里觉得很舒坦:总算找到一块可以休息的地方了。他索性仰面躺了下来,”咦,不对啊,难道这是一片荒地?”

这时,他觉得头颈里痒痒的,不知是什么原因,他想,难道脚下的这些野草有什么古怪吗,他赶紧拔起一把野草,仔细一看:那干瘪的谷粒被茁壮的野草裹得严严实实,好象在向他诉苦求救。

“真岂有此理!”弗韦尔一边嘀咕着,一边四下打量:”谁家的田园竟如此荒凉?!”顺着视线望去,弗韦尔看见了远处有一排歪歪斜斜的小草屋,没有玻璃的木格窗在寒风中瑟瑟发抖,发出”格格格”的颤音。

“这地是谁家的?!”巨人弗韦尔在大声嚷道。风依然在呼啸,窗户依然在颤抖,没有人理会他。

“给我出来,再不出来我就揍扁你这小子!”弗韦尔显然发怒了,他咆哮着,手舞足蹈地威胁说。就在这时候,草屋的小门”吱呀”一声轻轻打开了。”是我!是我!”

走出来的人急不可待地回答。

弗韦尔定睛一看,心里一下子明白了:”我说是谁呢?咱罗兰岛上除了他还会有谁呢?”巨人仿佛早就料到了一般,两道目光闪电一样直射来人。

提起眼前这人,说来可就话长了。

他叫库尔珀,是全岛出了名的懒鬼。他矮矮的个子,一张粗笨的脸上永远是那么脏,因为他从来不洗脸,多年的积灰嵌满了额上、眼角上边的每一道皱纹,阴沉的脸上生就一张贪吃的大嘴,身上披着一块破麻袋片,七零八落的,活象马戏团里的小丑。别看他这模样,可他的福分却不小,他娶的老婆可是全岛有名的勤快姑娘,库尔珀对老婆有一句口头禅–“还早呢!”每天太阳晒到屁股了,老婆催他起床,他总是”还早呢!”屋子脏了,他只当没见;牛儿叫着要挤奶,他却慢条斯理地回答”还早呢!”这回,田里长满了野草,他差不多已有三个多月没干这活了,他老婆不知催了他多少回,他总是一口一个”还早呢!”老婆的叫骂声,在库尔珀听来只是一阵轻轻飘过的耳边风。

可今天呢,外面的叫声怎么这么响,这么可怕呢?他那双无精打采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,微微地睁了开来,心砰砰直跳,腿嗦嗦直抖,他断定不是妻子的骂声,便一骨碌地爬了起来,”吱呀”一声挪开了小木门,刚把头探出去,只听到一声惊雷劈来:”库尔珀!又是你这个懒鬼!我早就料到了,咱全岛就数你最懒!”库尔珀浑身上下一阵哆嗦。

“我限你明天一早统统拔掉野草!否则,我就把你这废物扔到大海里去喂鱼!”巨人愤怒地吼叫着,他还是第一次在这宁静的小岛上如此大发雷霆。懒鬼库尔珀耷拉着一顶破草帽,垂手拱立,战战兢兢地说:”遵命!遵命!”

可他马上灵机一动,献媚似地恳求巨人:”弗韦尔,今天天气不好,晚上的月亮肯定很暗,要想在一个晚上拔光野草,除非求您老人家上天宫带一袋月亮回来,我才能顶着月光拔光这害人的野草!”

弗韦尔见库尔珀一副虔敬的神态,反而起了怜悯之意。”是啊,没有月光怎么能拔光野草呢?”他暗自思忖,渐渐松弛了绷紧的脸。

“好吧!今晚我去带一袋月亮来,帮你完成任务。”说完便扬长而去。可谁不知道天上只有一个月亮啊?巨人弗韦尔兴致勃勃地奔赴天宫,当然遭到了众神的奚落和嘲笑,带着一肚皮的气怏怏而归。

“喂!弗韦尔,你干吗这么垂头丧气啊?”半路上,魔术师杰克大声问道。

巨人把事情经过–告诉了杰克。

“你可上了懒鬼库尔珀的当了!”杰克抚掌大笑,”懒鬼明知天上只有一个月亮,却让你去找回一袋月亮来借光拔草,这不是哄你上当,想蒙混过关吗?”

巨人弗韦尔这才恍然大悟,他气得浑身发抖,挥拳向天怒吼,那声音,惊人极了。突然,他转身就向库尔珀住的小木屋狂奔而去。

“懒鬼,你听着。你明明知道根本没有一袋月亮,却自以为聪明来捉弄我,告诉你,我再宽限你一天,到明天晚上我带一个袋子来,你必须把田里所有的野草统统交给我,否则,我就把你连同这破房子一齐扔进大海。”说完,巨人便气哼哼地走了。

库尔珀吓得目瞪口呆,他害怕极了,一筹莫展地坐在门槛上,凝视着漫无边际的野草,祈求苍茫的大海和辽阔的蓝天,快帮助他度过这揪心的难关吧!这个从来没有心事的大懒鬼竟然不吃不睡犯起了愁,恐惧的泪水悄悄地沾湿了他的破衣襟。

站在一旁的妻子是个绝顶聪明的女人。她来到丈夫跟前:”库尔珀,要是你现在能听我的话,也许还能得救。”

“快说呀,有什么办法?”库尔珀焦急的目光里透露出了一丝希望。

“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,你立即带上咱家最好的耕牛奔到田里,把所有的野草全部犁光,一棵也不剩。等明天巨人来了,你就说是七个小矮人半夜里把野草全偷完了,草没有了,你自然也就不需要去拔了。”

事到如此,库尔珀也只能照办了。他足足花了一天一夜的时间,懒鬼的汗水湿透了里里外外的每一件衣服,他的足迹踏遍了自家田里的每一个角落,所有的野草和干瘪的谷子全没了,只剩下一片黑油油的土地,一望无边。

“这下可好了。”他满意地站在田边的树下,揩着汗,等待巨人的到来。到了晚上,弗韦尔夹着一阵狂风突然来到了田里,他惊异地望着这寸草不剩的良田,惊异地望着汗流浃背的懒鬼,刚要张口,只见库尔珀双膝一软,扑通一声跪了下来。

“巨人老爷,昨天您老人家刚离开,我就牵着牛耕地一边拔草,到了半夜里,我实在累极了,就躺在这星光下打了一个盹,没想到我刚一合眼,田里的野草就没有了。我老婆告诉我那是七个小矮人趁我睡着的时候,把野草偷光了。现在正在路上逃呢!如果您不信的话,那就马上追上去,兴许还能抓到这帮小偷。”

弗韦尔信以为真,二话没说,背起口袋,夹着狂风;飞也似地追了前去,但始终没有追到小矮人。

为了不让巨人弗韦尔再来找麻烦,妻子郑重其事地叮嘱丈夫,一定不能让野草再在田里长出来了。库尔珀早就吓破了胆,怎么敢不依呢,从此以后,他每天起早摸黑地耕作,黑油油的田园里长起了令人羡慕的庄稼。

他竟成了罗兰岛上最勤快的人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