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带火了吗?”

“没有,我这根是别人给的。”
“我忘带火了。”
“操,有烟没火,几等烟民?”
“前边把车停一下,我下去买个火机。”
“别麻烦了,就着我这根点吧。”
于是在这个灼热的下午,我们隔着两根烟,接了一个漫长氤氲的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