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年回家的火车上,旁边的阿姨说我特别像她儿子,我问:

“真的吗,那她结婚了没有”,阿姨一愣:“结了,为啥这么问”,我说:“没事,就是想确定一下我这种长相能不能取到媳妇。”听罢此言,对面的妹子一口冰红茶没喷出来,从上海咳到了安徽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