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是16年吧,天降大雪,我20,她18岁,那一天…

那是16年吧,天降大雪,我20,她18岁,那一天早晨,雪还没化,我给她打了个电话,还没开口,她就说:“别说了,我都懂,等我!”她脸也没洗,头发也没梳,穿着拖鞋就冲了出来,看着她冻的红扑扑的脸蛋,充满期待的眼神,我有点心疼,终于微微一笑:“签个字吧,你的快递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