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时候还很小,不知道吹.牛.逼只是一个形容词,听…

那时候还很小,不知道吹.牛.逼只是一个形容词,听大人说XXⅩ吹牛逼很厉害,眼就红了,恨不得立马吹上一回,过一把干瘾。
玩伴狗黑家正好有一头母牛,和他一说,这家伙比我还兴奋,立马拿了砍刀镰刀,还有竹制的吹火筒,牵牛到了后山,先是割草喂饱了牛,再把牛鼻绳拴在松树上固定好。
我叫狗黑抓挠着牛脖子,稳定母牛的情绪,而我则拿着吹火筒,比划几下,用力插进母牛的私处。刚把嘴凑过去,母牛又惊又痛,当时就发了狂,后腿起处,把我踢飞了出去。而母牛挣断了牛鼻绳,四蹄腾空,一会就跑得没影了。。。
从那以后,我名声大噪!凡是认识我的人都会帮忙维持秩序:“让开!快点让开!真正吹.牛.逼的人来了!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