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天,我病床左手边住进来一位芳龄28岁的小姐姐,…

昨天,我病床左手边住进来一位芳龄28岁的小姐姐,她妈妈陪同。
刚进来,床上的针头,被子就全部换了个遍,还用毛巾把床,床头柜等等擦了一遍。
后来打点滴,刚好她妈妈有事出去了。第一针没扎进去,小姐姐哭了,开始打电话。
听话里的语气,应该是爸爸妈妈哥哥姐姐七大姑八大姨电话全部打了一遍,内容千篇一律,护士如何可恶,自己如何怕痛,手肿了。。。电话打了半个小时以上,小姐姐就哭了半个小时以上。
听着她的控诉和哭泣,我的心都化了。本来我还觉得,自己有希望慢慢修炼成萌妹子的。可是,这么高的段位差,我觉得,我这辈子,都离不开“糙汉子”这个称呼了

收藏
牛逼思维 © 201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