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为一名打字员,我经常帮作家录入书稿,他们则以支票的方式给我…

作为一名打字员,我经常帮作家录入书稿,他们则以支票的方式给我报酬,每次拿到支票,我都会把书名写在上面,以免混淆。

一次,我拿着支票去银行兑现。女出纳看过支票后,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。这时我才意识到,那本书的名字是《要钱,还是要命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