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月薪多少?”“两万多一点。”我望着工资条上的“2000.0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