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二十年前的一个傍晚,我经过别人家门口,里面的大黄狗,突然间挣脱了铁链,向我冲来,当时我就尿了,现在每个夜晚想起,仍然难以自持。”
“这就是你对我棉被里,那滩水渍的解释?”
“那又是,另外一个故事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