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时候总喜欢跟父亲掰手腕,即使用两只手都掰不过,觉得父亲就是家里的天,是家里最坚实的靠山,毕业以后一直在外地工作,很少回家,前些日子休假难得回家一次,跟父亲在家里喝了点酒,一时兴起打算跟父亲再掰一次手腕,没想到这一次我赢了,但是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,感觉心里酸酸的,仔细看才发现父亲又多出了许多白发,脸上都是岁月的痕迹,看起来变得更加沧桑,突然有一种想抱着父亲好好哭一场的冲动,现在才明白,原来这个我一直以为会保护我一生的男人已经老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