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时候每当我生病,母亲都会为我冲一杯咖啡,她温柔地说:“外国人都喝这个的。”幼小的我总害怕咖啡,酸甜苦涩交错。如今我走遍米萝、上岛、星巴克都找不到小时候喝的那个味道,直到今天感冒,我喝了一杯板蓝根……

关闭菜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