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时候…
每年的防疫针,都是由指定的老医生去学校给我们打…
老医生很近视,带着啤酒瓶底那么厚的眼镜片…
那年照例来打针…轮到一个小胖子,老医生把他裤子脱下来,用针头比划了半天…
然后针下去的一刹那,小胖子“嗷”就窜了,老医生这个生气“一个男孩子这么怕疼,没出息”……
小胖子眼泪当时就出来了,然后边往外拔针头边哭着道“哎呦…哎呦哟…那个…您扎我腰啦,呜呜”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