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睁开眼,昨夜的醉意已经褪去。发现床是自己的,家是自己的。而陌生男人已经穿好衣服正要开门而去。她突然有些忧伤,即脱口而出: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。男人回头,温柔笑道:就叫我雷锋吧…
她发现桌上还有他遗忘的红领巾:诶!你的红领巾!男人转头狐媚一笑:是你的红领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