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在老家县城,买了套房子给父母养老。

每到华灯初放,楼下广场就会响起震人心肺的音乐,在冻次大次冻次大次哎~嘿哎~嘿哎嘿哎哎嘿~光光!的套马杆歌曲中,风靡我大天朝的广场舞开始了。

数以百计的老头老太太们,整齐划一的随着音乐鼓点做着周而复始的动作,或叉腰抖肩前进后退,或举手击掌左歪右扭……陶醉到目中无人的忘我境界,煞是壮观。

我妈也是其中一员,跳的还挺好,我一度怀疑她就是一位被柴米油盐和我爸耽误的杨丽萍式舞蹈天才,几乎成了优秀的领舞人士。

广场舞吸到了无数人茶余饭后围观,但这些浑身绽放着夕阳红的老头老太,对这些并不在意,有时人多了,领舞赵大妈还用麦克风友好的劝说大家别都聚在这里,影响交通。

快乐的时光过了一年多,那天老妈回家唉声叹气,我忙问:咋了?

老妈说:旁边广场来了一群新疆老太太,她们的新疆舞跳的比我们好看。

我安慰她:各跳各的呗,有啥气的。

老妈停下了摘菜的手说:人都跑那边去了,我们这边没人看了!

我奇怪的问:赵大妈不是还嚷嚷别围着看吗?咋你们跳个舞还得旁边有人看呀?

老妈发现说的话暴露了自己的小心思,不搭腔了。

我决定晚上出门看个究竟。

果然,晚饭后两拔老头老太太开始斗舞了,老妈这边明显不敌,out的舞步在新疆舞面前失去了光华。

新疆地大物博,盛产男女,小小的县城居然能凑出百来号老太老头,男的头戴我至今都想不明白怎么能戴上去不掉的超小白帽,女的身穿花花绿绿的民族服饰,还是那种宽大带水袖的,在买买提大叔左右交替抬脚抖手的领头下,混着“掀起了你的盖头了来”音乐,围篝火似的手牵手里外三层边转边抬腿嗨皮着,所有的人都在她们那边看,老妈这边一个围观的人都没有,跳的生无可恋。

新疆舞变化多端,篝火舞一停,又成了前进后退的朝圣舞,我正看的津津有味拍手叫好,耳朵一疼,老妈扯住我的耳朵呵斥:好什么好?吃里扒外的东西!

扭头一看,来事了,老妈这边舞蹈停了,人全都跑到这边来,领舞赵大妈气势汹汹:这是我们小区广场,你们不能在这跳!

说着就去关对方音响,对方当然不干了,推推搡搡起来。

这不对呀,跳个舞等下跳成了群殴,我们赶紧去拉,本地老太太显然是预谋好了,一人高喊:尿毒症的王大姐先上,打坏让她们治!

对方也不示弱:心脏病的阿依古丽出来!谁没几个病号咋滴?

骚乱中,还没开打,双方已经躺下了几个老头老太,哎哟哎哟的。

我们眼珠子都要掉了,各扶各的人,但她们都说气坏了要让对方赔,一扶一咕噜不愿起来。

很快惊动了物业,喊了几个领头的去楼上解决。

结果是各打五十大板都训斥了一通,说广场本就是免费供应的,扰民没追究责任就不错了,再闹谁都不让跳了!

本地帮不甘心呀,排排坐分果果在大院里商量对策,期间还发现了对方一个细作给轰了出去。

商量结果是与时俱进紧跟潮流,全体学习交际舞找回面子,有老头的带上自己的老头,没老头的组织发放福利分配个老头,马上开始学。

我妈闷闷不乐回到家,跟我爸说让他学习交际舞,我爸一口老烟差点呛的背过气,咔咔咔一阵火道:我这七八十岁走路都费劲,你让我去学跳舞?

老妈执着的问:去,还是不去?不去的话我找其他老头了!

老爸长叹一声:没想到我七十多岁了还得学艺,去就去嘛!

一个星期的培训,老头老太太匆匆登场表演,为了确保首秀成功,音乐也换成了“哦哦哦哦野”的冰河时代和“偶爸刚弄死他”的骑马舞等等,在那个黄叶沸腾,陪着枫叶飘零的晚秋,本地帮画风突变盛况空前,果然吃瓜群众又回来了。

跳了几天,新疆人沉不住气了,深造学习了更高难度的天宫舞,就是西游记里灵宵宝殿跳的那种,配上了能喷雾气的设备不说,买买提大叔还扮成了长嘴大耳的猪和尚,吃瓜群众又跑那边去了。

赵大妈不甘示弱,号召老头配了燕尾服,老太大配了紧身打底衫外加荷叶边短裙(当然配有打底裤),全体学习华尔兹……

斗舞进行的如火如荼,新疆老太太再次推出了扇子舞和萨玛舞后,刚学会东北大秧歌的本地土著再次落后,一狠心学习了更年轻潮流的肚皮舞……

我已经在考虑搬家了,因为老妈太胖肚皮舞跳成了游泳圈舞,减肥减的晕了好几次,又听说赵大妈让老太太的后人都去学钢管舞镇场子,我都四十多岁了,钢管怕玩的不够妖丢了老妈面子……

关闭菜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