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时候我差点就木有JJ了,说起来可真是惊心动魄啊,冬天的时候家里都会备腊肠过年,所以我妈买了一个绞肉机,把肉放进去出来的就是肉泥,我非常好奇,于是有一天一个人在家研究这个原理,最后想试试,于是我就脱掉裤子,把JJ放进绞肉孔里,我很庆幸当年的JJ还很小


残鸡

小鸡鸡受到了惊吓,至今都没有丝毫生长

这就是你女朋友到现在还是处女的借口?

关闭菜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