初中的时候,我与一个女孩交笔友。那女孩在信中跟我无话不说,把我引为知己。我妈妈也知道我交笔友,她是支持的,还帮我收信,发信。
后来,女孩突然不给我写信了,我茶饭不思很难过。
我妈也很难过:“这事怪我,那次我帮你贴邮票时,偷偷塞了张你的照片进去…”


非要在这么纯洁的事情里,加入其他动机